多想互动IPO“黑洞”:股东虚构代付交易或涉及P2P借贷 – 九游会游戏app下载_最新官方入口


多想互动IPO“黑洞”:股东虚构代付交易或涉及P2P借贷

多想互动IPO“黑洞”:股东虚构代付交易或涉及P2P借贷
[标签:标题]多想互动招股书提到,该公司第二大股东薛李宁持有公司858.63万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16.88%,被冻结股份全部为无限售条件股份。但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冻结原因。…

《电鳗快报》文/林妍

厦门多想互动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想互动”)首发申请自9月22日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后,至今再无音信。《电鳗快报》经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虽在10月上旬已就相关问题向公司发去求证函,但截至发稿时止,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多想互动股东虚构代付交易,是不是涉及P2P借贷?

二股东或涉P2P借贷

多想互动招股书提到,该公司第二大股东薛李宁持有公司858.63万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16.88%,被冻结股份全部为无限售条件股份。但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冻结原因。

不过,《电鳗快报》在多想互动披露的律师事务所补充法律意见显示书中得知,薛李宁股份被冻结的原因与涉嫌虚构代付交易信息有关。

根据厦门市公安局提供的案件信息显示,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行与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曾签署《特约商户T+0结算业务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了结算业务特约商户的资金垫付以及资金清算入账业务,但华夏银行厦门分行发现,2018年9月9日及2018年9月10日替卡友厦门公司垫付出去的部分资金未能在次日即T+1日足额归还,后经调查发现,薛李宁涉嫌使用多家公司虚构代付交易信息,将上述华夏银行厦门分行垫付的资金挪作他用。因涉嫌挪用资金,薛李宁案目前仍处于公安局刑事侦查阶段,案件事实尚未查清,其所持的多想互动股份仍处于被厦门市公安局冻结的状态。

另外,薛李宁投资的厦门帝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还涉及到P2P借贷系统业务,薛李宁虚构代付交易信息是否与P2P借贷有关,由于招股书提供的信息有限,我们暂不得而知。

谁都“多想”怎么办

多想互动参股和间接参股的三家公司:厦门多想视界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多想广告”)、厦门多想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多想文化”)、北京多想视界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多想广告”),三者都用到了“多想”这一商号,招股书中未披露三家参股公司使用“多想”商号的相关信息,或藏有风险。

《电鳗快报》据企信网和招股书信息,多想广告成立于2019年5月8日,其中多想互动出资90.90万,占股9.09%;多想文化成立于2018年8月29日,其中多想互动出资90.90万,占股9.09%;北京多想广告成立于2019年6月17日,多想广告出资1000万占股100%,由此多想互动间接持股9.09%。这三家参股公司的主营业务里,都有广告的设计、制作、代理、发布;文化、艺术活动策划;会议及展览服务,这三项业务都和多想互动的主营业务重合,或涉有同业竞争。

不但参股有同业竞争的公司,还共用同一商号,多想互动定有难言之隐。

市场人士称,商号不仅是识别企业的重要标志,也是企业一项重要的无形资产。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以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的相关规定,拟上市公司在用的商标、专利等重要资产或技术的取得或者使用不得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IPO企业应当建立健全天博体育app商号使用的专项管理制度,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经销商及其他相关企业存在使用相同商号的情况,在IPO审核过程中会引起审核部门的重点关注。

实控人难保利益输送

据多想互动披露,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刘建辉,刘建辉作为创始股东之一,直接持有公司1475.36万股股份,持股占比29.00%,并通过梦想未来和创想未

来控制公司股份15.67%,合计控制公司44.67%的股份。同时刘建辉一直担任多想互动董事长职务,对多想互动的发展及经营决策起关键作用。

《电鳗快报》据天眼查,刘建辉有25条任职信息,其中,实际控制权15家公司。他担天博官方平台任法定代表人的厦门第二未来科技有限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江西省多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

市场质疑,如此复杂的持股关天博iOS版下载系,如何才能避免利益输送?

另外,公司股权高度分散,公司没有大股东,所有权与经营权可能已经分离,这可能导致股东“搭便车”的心理,对天博客户端官网下载公司经营管理的监督和参与度弱化。

《电鳗快报》还注意到,近两年来,该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管变动较大。2017年1月31日,张浩辞天博客户端官方下载去该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同年底,辞去公司董事职务;2017年3月,该公司原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林春燕申请辞职;同月,原职工代表监事傅晶晶申请辞去相关职务;原监事章淼鑫辞去公司监事职务;2018年6月,李虹英辞去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5月,刘胜海辞去董事职务。作为上市的重要考量条件,董事监事及高管频繁变动可能会对上市产生不利影响,而这也通常会成为发审委对IPO企业审查的重点之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